八一队退出CBA留下三大难题待解

9月 22, 2022 明升国际

今年休赛期,有关八一男篮将解散、退出CBA的说法不绝于耳。10月20日,中国篮协确认八一队不再参加CBA和WCBA联赛。从今年夏末到秋初,最终没有等来峰回路转,有着25年历史的CBA从此再无这支军旅球队。

对外界而言,告别的过程很长,长到能够在公文送达的一刻平静地说出这声再见。然而,八一男篮退出后留下的余波还会持续引发关注。

上赛季复赛尚未结束,关于八一男篮本赛季或将退出的消息开始流传。有报道称,上赛季常规赛收官,八一队结束了在CBA的使命,其参赛名额将由宁波富邦集团接替。

随后,疑似刘玉栋在朋友圈的回应被截图,上面写道:“本人从未接到组织上队伍变动消息,队伍训练、工作一切正常。”他还强调,“造谣可耻”。新京报记者当时得知,八一队常规赛结束后便返回北京,全队没有放假,而是一直留在基地训练,为新赛季备战。

即便新赛季CBA揭幕战日益临近,关于八一队退出、解散的传言甚嚣尘上,队员们收到的指示依然是继续训练,等待通知。与此同时,国庆长假期间开打的WCBA联赛已经没有八一女篮的身影,李梦等国手去向未知;在排管中心10月13日发布的新赛季女排联赛通知中,拥有袁心玥等国手的八一女排同样被排除在参赛名单外。

有了上述两支队伍的先例,八一男篮告别职业联赛似乎只是时间问题,只等一纸官方文件宣告另一只“靴子”落地。根据此前的爆料,八一男篮上赛季参加CBA就是以特邀球队的身份,目的是为军运会练兵,任务完成后退出便提上日程。

然而,新赛季何去何从,中国篮协、CBA联盟,包括八一队员们能做的只有等。从8月初消息被爆出,到CBA联盟为原八一球员延长注册截止日期(9月30日),此事仍无定论。最终,在2020-2021赛季常规赛第2轮已经开球的情况下,中国篮协发声明称,10月19日接到了八一男篮主管部门——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来函,八一男女篮今后不再参加CBA和WCBA联赛。

八一男篮的去留问题牵涉的环节很多,中国篮协和CBA联盟作为联赛的主管部门和运营机构只能做好两手准备,先是在8月为球员延长注册截止日,但国庆长假过后上班,仍未收到正式通知。眼看开赛在即,新赛季赛程却迟迟没有公布,据了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八一队去留未定。

最终,联盟对外公布的赛程中还是包含了八一队,拟定的预案是几时能打几时来,缺席的比赛按国际篮联有关球队弃权的规定,判0比20负。

不过,这一预案并未提前对外公布。正因为如此,八一队原定的本赛季首场比赛究竟会以何种方式呈现,成为10月18日这一比赛日的焦点。新京报记者了解,作为对手的北京首钢早早得知这场比赛不会打,对成绩判定却事先一无所知。

当天下午,球队早早来到场地热身,并目睹了在开赛前八一队主场的布置被换掉;在比赛跳球时间已过后,当值主裁判宣布启动弃权程序,倒计时15分钟。当八一队0比20告负的结果被当场宣判后,还在做准备活动的首钢队员忍不住拿起手机,记录下职业生涯的“奇遇”——现场大屏幕只有半边出场名单,首钢队的20分全部被记在号码数最小的李慕豪身上。

紧随中国篮协的声明,CBA联盟将八一队从积分榜上撤销,首钢此前的“20比0”也被取消,成为首轮唯一0胜0负的球队。后续涉及八一队的赛程将如何变动,成为CBA联盟亟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本赛季是历史上首次增至56轮,采取的是按照上赛季排名蛇形排列分为两组,同组球队4循环,组外球队双循环。如果与八一队的比赛算轮空,那么与其同组的9支球队将比另一小组的10支球队常规赛少赛2场,而且对多数球队来说还是两场胜利,如此必然有失公允,因此联盟须拿出各队都认可的办法。

球员是一家俱乐部最有价值的资产,这是业内共识。但实际上,八一男篮结束了与宁波富邦集团的合作后,亦不再是俱乐部的形式,八一男篮队员在征战CBA之前,身份首先是军人。球队退出,球员原则上无法决定个人前途,因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八一退出CBA在夏天甫一传出,队员便成了今年休赛期国内转会市场上的热门人选,豪门球队尝试接触邹雨宸、付豪、雷蒙等名将的消息屡见不鲜。然而,因为离队手续涉及军籍、转业等方面,比起一桩常规的转会操作难度要大很多。

另一方面,随着9月16日注册截止,各队所剩的薪资空间(国内球员工资上限4400万元)和可注册名额(国内球员不得超过20人,选秀球员可不占名额)基本不多。圈内人士当时告诉新京报记者,有八一队球员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本赛季无球可打。也有人为延续职业生涯努力,尝试通过经纪人的运作寻找下家,利用本赛季首次设立的注册窗口期“捡漏”,达成个人和俱乐部皆大欢喜的结局。

今年休赛期,原八一老将韩硕就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了四川队,此前这样的案例也并不罕见。但有消息称,至少在本赛季内,所有八一球员重返CBA联赛的可能性非常低,大部分人将错过本赛季。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不少有想法的、在争冠序列的球队仍在积极接触八一队的主力队员,为促成加盟努力奔走。问题的关键在于,上级部门对队员的安置,若离队获批,走完程序究竟需要多久时间?否则,其他俱乐部与队员的接触再顺利,也将是徒劳。

八一男篮历史上优秀球员层出不穷,如果这一批现役球员无球可打,无疑是中国篮球的一大损失,也是球迷最不想看到的。

最初传言八一男篮将退出CBA,其参赛名额将由富邦接替。这一说法彼时曾引发争议,但追溯双方渊源,富邦获得参赛资格确实是有据可循。

2016年,CBA实行公司化运作,在成立之初的股权架构中,成立于2006年的八一富邦俱乐部与其他19家俱乐部一样,占了5%的股权。在八一富邦俱乐部中,富邦集团占股达到51%,是大股东。宁波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富邦组队参加CBA“合情、合理、合法”,并透露2017年八一男篮与富邦集团合作结束后,中国篮协保留了富邦的参赛资格。

但事实上,因为八一队身份特殊,实操层面牵涉诸多方面,富邦想要递补参赛非朝夕之功。另一方面,一旦获得参赛资格,富邦组建的俱乐部也需要符合CBA现行的准入制度,包括主场软硬件、梯队建设,以及一线队的组建。

据了解,富邦方面一直没有停止努力。今年7月,在宁波篮球协会换届大会上,新一任篮球协会主席宁波富邦集团董事长宋汉平就提出要重新组建宁波的CBA球队。不过,能否获得当地体育主管部门的支持,也是另一大未知因素。

有业内人士预测,富邦整体接收八一现役球员参加CBA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这取决于双方的商谈,以及CBA联盟的相关规定。若能成真,不管以何种身份出战,这批球员重返CBA赛场最快也要到2021-2022赛季。

中国篮球顶级联赛从此不再有八一男篮,但八一队在CBA历史上留下的浓墨重彩将不会被岁月抹去,八一情结也将长时间占据中国篮球人的记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