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ba篮球

超值合同左右各队竞争力 NBA球员薪水受何影响?

在刚刚结束的2021-2022NBA赛季中,金州勇士成为了最终的赢家,他们的当家球星斯蒂芬库里也毫无悬念地捧得生涯第一座NBA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奖杯。经过一整个赛季的出色发挥,库里也将在下个赛季收获全联盟第一的薪水4807万美元,因此勇士队也极有可能成为NBA球队总薪资榜的榜首并缴纳大额奢侈税。但并没有人认为库里的表现与薪资水平不匹配。反观本赛季表现糟糕的明星球员拉塞尔韦斯特布鲁克,下个赛季仍然将领取到4706万的超级顶薪。大量ESPN专家和球迷认为“球员表现无法匹配这份薪资。”面对薪资水平接近的两名球员,外界的凭借却截然不同。

通过调查,球队经理决定球员的薪水时会综合分析球员在场上和场下的表现。本文中挑选的变量“PTS(场均得分)”、“FG(场均进球数)”、“AST/TOV(助攻失误比)”是衡量球员的进攻能力;“TRB(场均篮板)”、“STL(场均抢断)”、“BLK(场均盖帽)”被用来判断球员的防守能力;“年龄”是描述球员潜力的变量。集合变量从多个维度分析球员的综合素质,探究影响球员薪酬最显著的因素。大卫百利作为统计经济学教授,通过他的统计研究,结果表明多支NBA球队中存在“高薪低能”的球员。这样的结论让人们不禁想问,决定NBA球员薪水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本文主要通过文献研究法、比较研究分析和逐步回归分析三种方法。对NBA2021-2022赛季35名自由球员技术数据进行多元回归分析。多元回归分析是一种检验众多自变量与单个因变量之间联系的统计方法,用于通过已知的变量量来预测未来结果。由于NBA自由球员市场的特殊性,球员的表现和薪水有着直接的关系。同时,球员表现包含多个自变量,满足多元回归分析的基本条件。

多元线性回归是一种利用多个自变量来预测因变量可能的结果,在自变量对因变量明显的前提下总结模型的统计技术。数据采用SPSS和Excel进行多元回归分析。根据自变量对因变量的影响程度,将具有影响的自变量按显著性的顺序导入回归方程,无关紧要的变量被忽略。

分析中采用的数据因变量为2022年休赛期35名NBA自由球员的工资,通过逐步回归结果建立模型发现,进攻能力对薪水的影响比防守能力更显著。球队总经理在选择球员时更注重球员进攻质量,他们认为这是“最有价值的”。最终模型包含的三个变量反映了球员的得分水平、进攻稳定性和进攻效率。

在根据该模型的结果向球员提供合同时,球员得分被视作最优先考虑变量。这一结果符合NBA篮球市场的规律。篮球赛的结果最终由双方的比分决定。更高的场均得分代表球员对比赛结果的影响更大。成为团队管理者,打造更好的团队,他们倾向于为得分更高的球员提供更大额的合同。

正如罗伯特里昂发表在《体育杂志》上的一项名为《NBA球员薪水摘要》的研究指出,场均得分是区分球员级别的最重要因素。 该报告指出,蓝领球员、明星球员、超级巨星球员和精英球员的薪水有显著差异,区分他们的主要因素是他们的得分能力。因为球星可以给球队带来更多的收入,比如票价,球衣销售等等。他们的“明星效应”同样也会提高工资水平。在为球员提供合同时,经理不仅会考虑他们对球队实力的潜在影响,还会考虑他们对球队的商业影响。以金州勇士队为例,他们的当家球星库里是联盟中薪水最高的。由于伤病,他错过了2020-2021赛季的部分时间,2021-22赛季他的回归使金州勇士主场比赛的门票收入增加了19%,排名联盟第一。这就是库里带来的“明星效应”,也是他获得高薪的部分原因。

基于35个样本的模型得出的结论是,得分是影响球员工资的最重要因素。为了证明该模型的普遍性和准确性,本文将2021-22赛季场均得分前5名球员的排名与薪资排名进行比较。

表中显示,得分前五的球员(除了仍处在新秀合同中的东契奇)都在薪资排名前十。因此,该模型具有通用性和较高的预测精度。

根据供求规律,产品的供求关系是决定产品价格的关键因素。 当供过于求时,价格下跌;当供给小于需求时,价格就会上涨。这个基本理论同样适用于劳力市场。随着越来越多的球迷对付费观看比赛、购买球员球衣和各种NBA授权商品感兴趣,NBA的收入也在增长。因此,NBA球员的边际收益产出(MRP)增加,这导致了NBA每支球队对优秀球员的需求增加。该图展示了从2002年到2022年十年间NBA球员的供求曲线。球队对于球员等需求曲线平移,球队发放给球员的工资从W2002向W2022增加。这张图显示了NBA球员的薪水呈加速增长趋势。这使得本文创造的模型可能存在不可持续的风险。由于NBA的快速发展和小球时代的到来,无法保证未来几年的结果模型能够准确预测 。

根据稀缺性法则,在劳动力市场中,员工能力的稀缺性决定了其个人价值。 朱亚坤在《职业体育劳动力市场的经济学研究——基于NBA的实践》报告中提到,球员的进攻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球员的稀缺性。同时,由于球员数量相对于俱乐部数量更多,这使得球员在谈判中处于劣势。然而,明星级别运动员往往可以利用合同谈判中的稀缺性来提高自身工资。

该模型的结果反映了NBA比赛的演变,在小球时代,进攻能力被管理者和球员认为是最重要的。提高球员的得分能力和得分机会的创造能力将成为球员获得高薪的基础。

基于该模型的结论和小罗伯特莱昂斯团队的研究结果,可以推断进攻能力是区分球员等级的重要因素,球员等级通常会带来不同的商业价值,这也会对球员合约产生影响。

根据劳动力市场供求规律,球员合同总额逐年增加。进攻能力造就了自由球员的稀缺性,而稀缺性法则使他们更容易获得高薪合同。

在本文中,我们设置了7个自变量来反映球员的表现,选取35名NBA自由球员作为样本,探讨自变量与球员工资之间的关系。NBA球员的薪水是一个需要多方面考虑的问题。本研究仅对球员的场上表现与薪酬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变量设置不够全面。因为球员之间是有差异的,比如打法和位置;因此,在未来的研究中,可以根据特征对样本进行多次划分,使模型更加准确。同时运动员工资问题涉及到体育劳动力市场的背景知识,在未来的研究中,我们可以通过对知识的进一步学习来增加思考的角度。在建模中,本文忽略了不可量化的外部因素,如NBA球队在市场上的经济实力、球队的工资帽等,但许多研究表明,外部因素对球员的工资有明显的影响。在未来的深入探索中,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学习将外部性因素量化,并将其整理到模型中,使结果更加全面和多样化。

作者简介:林子倬,一个喜欢打篮球的高中生,加拿大Ridley 高中校队队员,打过美高联赛,日常喜欢观赏分析篮球比赛。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NBA被雪藏18年资料揭秘乔丹封神背后被批刻薄好赌难相处

时间划下的鸿沟,就是当我们说到「Last Dance」,年轻人想到的多是《想见你》,是伍佰的老歌,是「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

但从上一代人记忆角落里翻出的,是22年前那个夏天里,划下篮球运动最伟大史诗结局的最后一投,是一群老兵四散东西前为荣誉的最后燃烧,是一个凡人登上神之宝座从此俯瞰众生的加冕路,是「激励一代人」的神话:NBA芝加哥公牛队领袖、打铁帮帮主、「针眼教」名誉代言人、慈善赌王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

经历过1990年代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迈克尔·乔丹。在世界正变得一体化的背景下,他不止是位伟大的球员,时代精神的象征,更是和另一位MJ——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一起,成为跨世纪的流行文化符号,几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

用戏剧化眼光审视,乔丹的故事几乎就是网文的原始模板,简单粗暴且套路:平平无奇的小小少年,经过最初的挣扎后迎来光辉时刻,大放异彩无往不利,赢得了所有可以赢得的比赛,一次次打破纪录,赚得盆满钵满,万众喜爱。全剧终。

但这故事到底有多精彩?以至于后来者都是要通过与乔丹的比较,才能判定高下——在NBA各类数据统计榜单中,乔丹出现频率之高,以至于在中国,篮球迷亲切地称他为霸屏的「老流氓」。

ESPN和奈飞(Netflix)同步上线的十集系列纪录片《最后的舞动(The Last Dance)》,就是从「老流氓」在芝加哥公牛队的最后一个赛季切入,讲述了他率队在NBA两次三连冠幕后的种种。

资深篮球迷可以从中追忆篮球之神是在怎样的内忧外患中拿到生涯最后一冠,沉浸于公牛王朝的落日余晖,也可以感慨那些曾经仰望的偶像也无力抵挡岁月的侵蚀,怀念今年初意外离世的科比。

纯为看热闹而来的吃瓜群众同样能得到满足:奥巴马、克林顿、麦当娜、德鲁·巴里摩尔……各种彩蛋、八卦目不暇接。

喜欢电视剧的人可以看它,虽然只有短短的十集,但是不掺水无植入,激情燃烧、中二魂汹涌里,还带着些职场「宫斗剧」精华;喜欢综艺的人也可以看它,因为它本身就是历史编写的一场大型真人秀。

但这终究是一部写实的纪录片,喝着1800美元一瓶龙舌兰的老男人坐在沙发上忆往昔的背后,是带着一种令人神往的解读,深入洞察那支世界上最精英的体育队伍之一,以及史上最有偶像气质的运动员。

「这是一部足以震撼篮球世界的纪录片,当年的画面即便放在现在都堪称大尺度。」

NBA1997-1998 赛季开始前,当时的公牛队主教练「禅师」菲尔·杰克逊给每位球员发了一份战术手册,封面写着The Last Dance。

1997-1998赛季的乔丹,已经老了。多年征战,他终于到了再无法随心所欲摆脱时间这个敌人防守的转折时刻。而身边能给他提供帮助的,也越来越少。

觊觎王座的敌手,永远都在。而外表看似团结一心的公牛,内部却已在分崩离析边缘。

作为资方代理人,球队拿到三连冠成就王朝固然重要,但「未来」也要提前规划。赛季开始前,时任公牛总经理杰里·克劳斯「着眼未来」将对球队进行大清洗的态度,就已经毫不掩饰。他向菲尔·杰克逊下最后通牒,无论成绩如何,这将是禅师在公牛执教的最后一年——对一位在球队工作十年、拿到5届总冠军并正率队向第6座总冠军奖杯进军的教练来说,说是侮辱都显得轻描淡写了。

未来,总有人吐槽库里的防守差劲。实际上,他的恩师,执教金州勇士连续五年打入NBA总决赛三夺冠军的史蒂夫·科尔,在公牛队时的防守才叫真的烂。毫不夸张地说,他上场的时候,公牛上的防守就等于4打5。

「任何时候人们谈论迈克尔·乔丹,都应该说起皮蓬。」乔丹说,「我把他看作是我曾经有过的最佳队友。」

但《The Last Dance》第二集开篇就告诉受众:NBA史上最好「二当家」、中国球迷口中的「皮二爷」,在这个赛季之初就有了二心。

最后一年,他在公牛队里的得分、篮板和上场时间均排名第二,助攻第一,但是薪酬却仅排在第六;在NBA球员薪酬总排名当中,仅列第122。

皮蓬出身贫寒家庭,家中还有11个兄弟姐妹。他说,自己在1991年签下了一份年均180万美元的七年合同,为的是生活有保障。

「我当时觉得自己赌不起,万一受伤,万一表现不好(拿不到大合同)。」他说,「我需要确保我的家人得到照顾。」

皮蓬无法逆料,接下来的几年NBA球员薪酬大幅度上涨……换句话说,在NBA工资帽制度下,皮蓬被严重剥削了——1997-1998赛季,乔丹的年薪是3310万美元,皮蓬则只有277.5万。

皮二爷想要一份符合自己身价的新合同,但球队老板不买账,于是皮蓬选择对抗。他有意将本该在夏歇期完成的脚部手术,延期到赛季初完成,以缺席前半段三十多场比赛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不可或缺。

通过这个举动,他成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重要性,但公牛队的未来里也再不可能有他的位置。

这位传言中漫画《灌篮高手》主角樱木花道的原型,初入NBA加盟底特律活塞队。据前队友描述,是个天真到幼稚的小伙。既不染发也不穿鼻环唇环,天天劝队友多多接触大自然,生篝火煮饭看星星,领悟生命的意义。

但被交易到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后,一位底特律出生的意大利籍女歌手觉得他「很可爱」,于是两人开始约会,帮他打开了放飞自我的大门。

这位女歌手叫麦当娜,流行天后麦当娜。她告诉他,必须得知道自己想变成什么样,而不要别人告诉你应该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

从此在球场外,罗德曼奇装异服、嫁给自己……奇葩事不胜枚举。甚至在两人分手后,「编」了各种荤段子吐槽麦当娜,气的麦姐当着媒体面口吐芬芳。

而在球场内,这位NBA历史顶级篮板手和防守人,常常以「没干劲」为理由逃避训练、场上划水。

常规赛赛程中,公牛队最艰难的阶段,他找到菲尔·杰克逊请假,要去拉斯维加斯放松心情……为了安抚他,主教练给他放假48小时,结果88小时过去了仍不见归队。

球队大佬乔丹,不得不亲自去拉斯维加斯,从酒店的床上抓他回来训练。「我不会告诉你们,当时罗德曼在哪儿,床上都有谁。」多年之后,在纪录片中乔丹「调戏」观众说。

「当时我们就想记录下这段历史时刻,我甚至都不敢想象可以做成纪录片。」《The Last Dance》中大量历史素材,来自安迪·汤普森负责的拍摄团队。

安迪的哥哥迈克尔·汤普森(前NBA球员,现金州勇士队球星克莱·汤普森的父亲)是乔丹年轻时的偶像之一,而且由于一些新闻采访的拍摄,安迪和乔丹相处不错。

当时作为NBA娱乐公司的制片人,安迪通过种种迹象认定,这支公牛队赛季结束即将四散。他向自己的主管、如今NBA的总裁萧华请示,想对「乔丹最后一个赛季」做全程高清记录。

萧华回忆,他在当时并没有和乔丹有太多所谓的「谈判」。让彼时对媒体有些厌烦、抗拒的「飞人」同意跟拍,靠的是一个令他心动的提议——萧华当时说:「最糟糕的情况,你(乔丹)也将得到一份有史以来最棒的家庭录像,供你的孩子们观看。」

于是就有了一整个赛季的跟拍,时长超过500小时、数百盘的音像素材,里面有更衣室里的争吵、飞机上打牌(赌局?)、乔丹输球后怒踢纸箱……

据ESPN报道,这些珍贵史料堆在仓库中,每隔几年时间,就有知名的制作人希望制作这部纪录片,其中不乏一些亮眼的名字——斯派克·李、弗兰克·马绍尔以及丹尼·德维托。不过,这些人连和乔丹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早些年,那些典型的纪录片通常都在80分钟左右。可你没办法把所有这些内容都浓缩在80分钟之内。」乔丹的长期商业伙伴柯蒂斯·波尔克向ESPN解释,「即便你经历过1997-1998赛季,你也无法真正捕捉到它的全部,你不会明白乔丹的想法,也不会明白公牛队在谈论分手时做了什么。」

1997-1998赛季NBA总决赛第六场,乔丹绝杀犹他爵士,成就自己的第二个三连冠

直到2016年8月,迈克尔·托林带着系列纪录片的策划书走进乔丹的办公室。

「策划书的第一页是一封信,上面写着‘亲爱的乔丹:每天都有孩子穿着你的球鞋走进我的办公室,但他们从没见过你打球’。」托林回忆,或许是这段话打动了乔丹,他戴上老花镜开始认真阅读。

直到逐字逐句地看完了整份计划书,将目光停在最后一页托林曾经制作的电影和纪录片片单上,盯着右下角的《审判艾弗森》,乔丹问:「这也是你做的?」

当托林给出肯定的答复之后,乔丹摘下老花镜:「那部纪录片我看了三遍,我都看哭了,我喜欢那个小家伙。」

「答案」艾弗森,1996年黄金一代的状元秀。那个在新秀赛季「晃过乔丹」的超级后卫,成功「助攻」托林得到了乔丹的首肯,「憋了」20余年的幕后故事终有机会公诸于众。

按原计划,这部10集纪录片上线月份NBA赛季总决赛期间。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ESPN做出提档播出的决定——哪怕此时,制作团队刚刚完成三集,后七集仍处于不同的后期制作阶段。

不负期望,《The Last Dance》一播出就意料之中地改写了ESPN体育纪录片的收视纪录,前两集平均收视人数达到610万,在芝加哥地区,该片更创下了12.1%的收视率纪录。

这一股热潮或许与当下真实比赛的缺席有关,也在于乔丹之于篮球运动的意义——某种程度上说,他对NBA的贡献可能比NBA创办者还要多。

1991年以来,所有NBA总决赛收视率最高的场次,近四成有乔丹出场。1998年总决赛第六场,收视率达到37%,至今这个纪录无法打破。

在乔丹加入NBA之前的1983年,与NBA相关产业的总价值4400万美元,而当他1998年第二次退役的时候,这个数字是26.1亿。《福布斯》在1998年专门撰文来分析这个他们创造出来的专有词组:乔丹效应(The Jordan Effect)。

20多年前,乔丹是拯救NBA的那个人,帮其影响力扩散到全球。20多年后,当NBA因为疫情停摆,乔丹再次成为拯救者——据《福布斯》记者科特·巴登豪森透露,乔丹计划将《The Last Dance》最多可达400万美元的收益全部捐出,用于慈善事业。

「很多人说,他们想当一天或者一周的迈克尔·乔丹。但如果把期限调整到一年,他们还会喜欢这种感觉吗?」《The Last Dance》第六集开头,乔丹反复录制着这段话。

第一遍,乔丹说:让他们试试做一年乔丹;第二遍,乔丹说:仅一天无法看正的乔丹;第三遍,乔丹说:成为乔丹其实没有乐趣可言。镜头中,乔丹的表情由微笑,到无奈,放空,最后定格于平静。

辉煌的数据和成绩,让乔丹成了一个篮球界绝对的异类,以至于每个时代的球迷都不得不承认他是历史最佳,甚至连提出「乔丹是不是历史最佳」这个问题本身,都是个愚蠢的错误。

向后比,2000年代的科比虽然耀眼,但邓肯足以与他分庭抗礼;2010年代,天选之子詹姆斯开始接管联盟,可库里、杜兰特、「字母哥」等对手的崛起,又阻碍了他统治的步伐;

只有乔丹统治了整个年代,无人可与之争锋,而且这一成就,是踏在那些几十年后听到仍如雷贯耳的名字之上达成的:「微笑刺客」以赛亚·托马斯、「大梦」奥拉朱旺、「大猩猩」尤因、「飞猪」查尔斯·巴克利、「犹他双煞」马龙和斯托克顿……

一代规则一代神。在NBA篮球规则修改,设立防守三秒、合理冲撞区,取消外线手部接触(handcheck),让外线突破和投篮更加容易之前,理念以及对规则理解的不同,使1990年代的NBA球员、球队彼此间风格迥异,也让这个年代的竞争显得格外激烈。

但《The Last Dance》并未止于复刻还原曾经的历史,而是在两条叙事线之间来回穿梭,一条是从乔丹踏上篮球路一直到1997年,另一条则是近距离观察1998年。

或者说,这是一场揭开乔丹「神性」面具,展现他人性真实的旅途。乔丹的篮球之路是立体的,是多面的,绝非华丽到不真实的童话。纪录片主要关注了他和他的球队伟大之处,但也没有回避乔丹更有争议的部分:

他一开始甚至在自己家里都不是球打得最好的——除了身高,他没有能强过哥哥的地方。

他也曾是一个身无分文、天真幼稚的大学生。第一集中,母亲德洛丽丝·乔丹朗读了一封儿子大一时写来的信。信的核心重点是,乔丹的银行账户里只剩下20美元,希望母亲再打些钱来。

他天赋秉异,进入联盟第一年就站在最顶级梯队中,但也经过7年「毒打」,期间甚至曾怀疑自己是否能真的成功。

他好赌,赌瘾大到毫不遮掩的地步——整个系列片中,他与队友赌,与身边工作人员赌,甚至与对手赌……「我不是滥赌,我只是享受赌博胜利的感觉。」乔丹对着镜头这样解释。

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场外的生活,乔丹都不是完美的。他的心胸并不是那么的宽阔,所以无需任何掩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与克罗地亚的比赛中轮番和皮蓬伺候库科奇,只因为公牛总经理克劳斯很欣赏「这个孩子」;1992年总决赛面对波特兰开拓者,处处针对德雷克斯勒来打,只是想要证明,当时把德雷克斯勒和自己并列为联盟最好球员是错误的。

还有一桩没有被放进纪录片里的「轶事」。在乔丹第一次退役转打棒球时,《体育画报》讽刺了他的跨界表现,文章的标题也非常可怕:《停止!迈克尔!乔丹和芝加哥白色袜子羞辱了棒球运动》。一篇标题党引发的后果是,从此乔丹再没接受过《体育画报》的采访,算是个人了这家知名的体育媒体。

「他不可能好相处……如果你不是真正热爱篮球比赛,在他身边会很难受。」与乔丹做过6年队友的阿姆斯特朗说。

库科奇的说法更直接:「如果我们赢了,一切都很好。如果我们输了,打得很烂,所有人都会收到来自于迈克尔的警告,‘你们这帮xxx的,今天梦游来了?明天给我来好好练。’」

时隔多年,大家已经能重新看待当时的情况,但重温乔丹在训练中不断折磨队友的镜头,以及队员的反应都清楚表明,乔丹对自己的队友到底多么变态。当他要求自己的队友也像自己一样时,并非所有人都受得了。

「人人都害怕乔丹,我们作为他的队友也害怕他,那简直是一种恐惧。」布奇勒说。

「就是怕他,大家对MJ的那种恐惧感是深入骨髓的。」前三冠时的公牛队中锋威尔·普度回忆道,「他是一个变态,是一个混蛋,有很多次他都越过了底线。」

镜头回到当下的乔丹,他的双手紧握在脸前。「胜利是有代价的。」他说,「领导力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在人们不想前进的时候我会拽着他们前进,当人们不想被挑战的时候我会去挑战他们……」

在他讲话的时候,屏幕上播放着公牛队主为第五个总冠军旗升旗仪式。「听着,我本没必要这么做。我这样做只是因为这就是我,我就是这么比赛的,这就是我的心态。」他伸出双臂,又停顿了一下,略显激动,「如果你不想这样,那就随意。」

或许当他把胜利看作唯一目标,注定阻碍了乔丹成为一个高大全的君子,特别是在当下这个钟爱解构人设、祛魅偶像的时代。但,又如何?

这个世界,永远是向前的,绝无可能倒退。厚古薄今还是厚今薄古,除了显示判断片面,对现实无甚意义。现实就在那里,无增无减。

乔丹自己是如何看待纪录片中他所露出的人性「马脚」呢?因为乔丹对片子具有最高决定权,导演曾经担心他会对片子过多干涉,但「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乔丹发信息给我,要求‘把这个删了’……他只提过一次(注:指乔丹建议把查尔斯·奥克利的交易放入第二集)。我很佩服乔丹的坦诚和直率,允许我们讲述完整的故事。」

「考虑到自己在王朝中的地位和角色,你最自豪的一件事情是什么?」这是海希尔留给每一位1997-98公牛队成员的最后一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不适合乔丹:「这会给他一种有一天就将离开我们的感觉。」